2011年 01月 20日 00:00 中國窗

中國說鬼壓身,西方說惡魔坐床頭,其實都是睡眠麻痹,在正要入睡或自夢中醒來時發生。幾乎每個人一生都會遇到一兩次睡眠麻痹。所以,當某天你自夢中醒來,卻發現連睜眼這個最平常的動作都做不到時,要淡定地想:嗯,我終於經歷了人生的第一次睡眠麻痹。然后想一想怎麼把它變成談資,等幾分鐘甚至幾秒鐘后,你就活動自如了。

不是所有的睡眠都有睡眠麻痹

睡眠麻痹也不是隨便就會發生的,它只發生於特定的睡眠階段--快速眼球運動睡眠(rapid eye movements,REM)。

人的睡眠分為快速眼球運動睡眠(REM)和慢速眼球運動睡眠(non-rapid eye move-ments,NREM或slow wave sleep,SWS)兩種。它們兩個輪流上崗執行睡眠任務,換個四五次班,天就亮了。

兩個睡眠衛士各有特徵。一般認為,NREM是永遠的先鋒及勞動模範,總是它迎接我們進入每一個新的睡眠周期,總是它值時間最長的那班崗(一個完整的睡眠周期最少90分鐘,NREM持續時間將近80%)。而眼球的快速運動和做夢則是REM的兩大特徵,也是這兩個睡眠衛士名字的由來。

REM與NREM的輪流上崗制度也不是永遠都執行順利的。有時,會因為一些原因導致REM沒有上崗機會。但一旦REM能上崗時,它就要很盡責地把之前的任務補回來,這時,先迎接你進入睡眠的就可能是REM了,而且它的上崗時間也會相應延長。這就是為什麼,馬上要入睡的狀態,也會發生睡眠麻痹的原因了。

做夢與麻痹一對連體嬰雖說只有進入睡眠,人體的感覺功能會暫時減退,肌肉也開始放松,血壓下降、心率減慢、呼吸變慢、代謝率降低等一系列自主神經功能也發生改變。但相對來說,NREM時,人在睡眠中還是能變換下睡姿、踢個被、說兩句夢話什麼的。

可一旦進入REM,感覺功能進一步減退,更難喚醒不說,骨骼肌(跟骨骼相連,靠其收縮完成人體的一系列動作)的反射活動和肌緊張那是弱到不行,肌肉幾乎就是完全松弛的。於是,一、二、三,我們都變木頭人,不能說話,不能動。但眼球的肌肉倒是好用,快速轉動。之所以在REM睡眠時,骨骼肌近乎松弛,使人體處於「癱瘓」狀態,跟REM時做夢是密切相關的。夢境,總是千奇百怪的。如果REM睡眠時人不處於麻痹狀態,會在夢境的支配下,做出大幅度的動作或暴力行為,傷害到自己或者身邊的人。所以,要做夢就得先麻痹自己。

插一句,別說自己從不做夢,那只是因為幸運(抑或不幸)的你總是從NREM睡眠中醒來,所以不知道自己這一晚上還是做了幾個夢的。知道自己做夢的人,也不要以為自己一晚上只做了這一個夢,你只是在做這個夢的時候醒了而已。

腦醒身未醒

現在清楚了吧,所謂的「鬼壓床」只是在REM睡眠時,由於現代醫學也搞不清楚的原因,大腦突然醒來了,卻沒有提前發出神經冲動告訴骨骼肌們也別睡了,準備起床。

當大腦發現這一錯誤時,它會趕緊把本該在醒前發出的神經冲動補發出去,可這就得耗上一點時間。這些神經冲動都是些生物電信號,如果你很著急,它們可能還得在大腦內紊亂一陣兒再出發。所以,要淡定。

躺著睡易「中槍」

雖然睡眠麻痹原因不明,可醫學家們還是找到了些相關因素的。其中一項就是:平躺著睡容易發生睡眠麻痹。原因是,平躺時可以讓肌肉麻痹得很徹底,一旦這時醒來而大腦又沒做好提前通知工作,睡眠麻痹沒商量。可側著睡就不同了,因為要維持側躺,還是需要肌肉用點力的,肌肉也就不會麻痹得那麼徹底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思夢軒 的頭像
思夢軒

思夢軒寢室精品館

思夢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